靶向时代到来,非小细胞肺癌脑转移患者治疗新格局-布格替尼

发布时间:2022-09-19 11:12:59

靶向时代到来,非小细胞肺癌脑转移患者治疗新格局-布格替尼

随着靶向治疗时代的到来,间变性淋巴瘤激酶酪氨酸激酶抑制剂(ALK-TKI)不断发展,ALK阳性非小细胞肺癌(NSCLC)诊疗进入“慢病化”发展。然而,在 ALK-TKI 漫长的治疗过程中,脑转移作为治疗路上的“拦路虎”,严重影响患者的预后。布格替尼从众多 ALK-TKI 中脱颖而出,打开 ALK 阳性 NSCLC脑转移患者治疗新格局。基于 ALTA-1L 研究的惊艳数据,于 2022 年 3 月 22 日正式获得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,用于 ALK 阳性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 NSCLC 患者的治疗。ALK 阳性 NSCLC 脑转移患者治疗堪忧,ALK 靶向新药布格替尼崭露头角肺癌是我国发病率、死亡率居第1位的恶性肿瘤1,而伴有脑转移患者预后不佳,自然平均生存时间仅 1-2 个月,同时生活质量也会大大降低,脑转移可能会带来非常痛苦的神经系统相关症状,如头痛、呕吐、视神经乳头水肿等颅内压增高症状,还可能会出现精神异常、癫痫发作、运动障碍、感觉障碍、失语症、视觉损害等神经占位性症状。

随着医学科技的进步和技术理念的更新,ALK 阳性晚期 NSCLC 患者治疗逐渐走向精准化和长生存。在靶向治疗出现之前,主要依靠放射治疗的手段,但是放疗不仅疗效有限,而且存在治疗相关的副反应,可能影响患者认知和生活质量,对于患者无疑是雪上加霜;化疗无法穿透血脑屏障,颅内效果有限。

随着靶向治疗的的出现,我们可以看到这些药物都是小分子,更容易透过血脑屏障,因此对脑转移形成比较好的杀伤作用。ALK-TKI 成为 ALK 阳性合并脑转移NSCLC 患者一线治疗的主流。 针对ALK阳性晚期患者来说,既往的ALK-TKI相比化疗颅内获益有提升,但是一代的ALK-TKI由于底物分子结构,无法穿透血脑屏障,颅内难以达到有效血药浓度,所以对脑转移的控制还是不够理想,仍无法满足需求。

布格替尼的一线上市研究—ALTA-1L研究是一项国际、多中心、Ⅲ期的临床研究,纳入了275例ALK阳性晚期NSCLC患者,患者随机分配至布格替尼组(n=137)或克唑替尼组(n=138)。研究结果显示布格替尼对患者颅内症状的改善非常明显,经盲态独立评估中心(BIRC)评估,基线脑转移患者使用布格替尼疗的中位无进展生存期(PFS)达到24个月,显著优于对照组的5.6个月(HR=0.25,p<0.0001),疾病进展和死亡的风险降低了75%3。

布格替尼成就卓越,持久、有效控制脑转移,助力 ALK 阳性 NSCLC 患者更长&更好生存布格替尼是新一代强效选择性 ALK-TKI。在布格替尼研发之初,临床研究者便对其寄予厚望。ALTA-1L 研究证实了布格替尼优秀的颅内疗效及安全性数据。首先,布格替尼延长基线脑转移患者无进展生存期:经 BIRC 评估的中位 PFS 达到 24 个月(HR=0.25,p < 0.0001),疾病进展和死亡风险降低了75%。在总生存方面,基线脑转移患者经布格替尼治疗后的 3 年 OS 率高达74%,4年OS率达71%。布格替尼对于基线可测量脑转移患者颅内病灶缓解率(iORR)接近80%,一代ALK-TKI 的iORR仅26%,且布格替尼有长达27.9个月的持续缓解时间(DoR),iORR及DoR均超过克唑替尼 3 倍,同时明显降低了疾病进展和死亡风险,脑转移患者PFS和OS大幅提升。布格替尼带来颅内症状有效持久缓解的同时,也兼具良好的颅内安全性。ALTA-1L研究表明,整体不良事件(AE)多为1-2级,安全性良好;神经毒性低,且可减缓情感障碍至恶化时间,改善患者生活质量。

这些“过硬”的疗效及安全性数据为 ALK 阳性 NSCLC 患者,尤其是脑转移患者,“活的更长、活的更好”打下了坚实的基础。


分享
点赞
临床试验免费用药信息填报,将由专业医学人员帮您匹配合适项目,从报名到陪同检查、筛选,我们一直在身边。
姓名
电话
疾病
地区
备注